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八码论坛24331 >

被抛弃的社区团购“元老”挣扎在生死存亡边缘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7-29 08:25 点击数:

  金手指高手心水论坛诸葛神算网。7月26日,食享会高级合伙人杜非在微博发文宣布辞任。“在经历了B2B、B2C、生鲜农业电商之后,又在社区团购这个行业里浸染了两年多,而这两年,恰又是它波澜起折、格局重定的关键时刻。”对于社区团购市场变化之剧,杜非在微博中这样写道。

  据悉,在辞任后,杜费将加盟上市公司九城关贸旗下“有机生鲜”电商——沱沱工社,出任总经理一职。在加盟食享会前,杜非担任母婴品牌红孩子商城总经理。

  另据了解,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此前已悄然退出母公司“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”主要人员之列。目前,食享会官网、小程序均已无法打开。

  来自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显示,有多个信息源向其证实,食享会武汉总部已经人去楼空,食享会联合创始人温志平已经离职,其供应商货款尚未结清,且员工工资也被拖欠。

  作为社区团购元老级玩家,在资金问题无法解决,高管接连离职,拖欠供应商和员工工资等多重压力之下,食享会倒闭,或许将是一个大概率事件。

  公开信息,食享会为社区团购早期创业玩家,成立于2018年6月,创始人戴山会曾参与创办本来生活网,为原本来生活网副总裁。

  食享会是一个会员制生鲜水果社区配送服务平台,主要面向社区居民群体,通过共同购买、共同配送降级产品价格,旗下涵盖生鲜水果、厨房用品、家居生活、美妆日化等品类产品,用户可通过社区社群进行购买。

  自成立以来,食享会共完成4轮融资,融资额超过3亿元人民币,投资方有腾讯投资、创世伙伴、险峰旗云、心元资本等。食享会的融资主要集中在2018年和2019年,最近一次的B+轮融资由腾讯投资主导,此后再无融资新消息传出。

  食享会早期发展迅猛,曾覆盖全国45个城市近20000个小区,在不到两年内名列赛道前三。彼时,有报道数据显示,在2019年初,食享会日GMV便突破亿元。

  去年疫情爆发之时,食享会在武汉获得较大增长,2020年覆盖武汉小区数量超过2000个,单量也成倍增长。彼时,食享会曾表示会将重心放到湖北,在整个湖北进行区域下沉。

  不过,随着巨头入场,整个社区团购市场监管趋严之下,食享会出现了多重问题。今年2月,食享会被传出拖欠供应商货款。今年3月,食享会被传出拖欠员工工资、团长费用。

  而在今年6月,企查查数据显示,食享会运营主体变更法人,原法人兼创始人戴山辉变更为杨峰。

  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显示,食享会与供应商的结账周期一般是10天左右,但是从今年2月份开始,出现了拖欠情况。而员工工资也是从今年3月开始拖欠。不只是普通员工,职位要高一些的管理层工资也从3月开始拖欠。一位接近管理层的离职员工表示,北京办公室春节前就退租了,人员优化了一部分,剩了一部分人在家办公。

  还有供应商表示,2019年起,食享会就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。“2020年货款仅结算不到一半原本承诺2021年3月结,一拖再拖,5月还没结。”有供应商向媒体表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去年,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曾宣布,食享会运营的区域已全面盈利。“食享会每单配送成本一般在 0.4-0.5 元,比电商平台还低不同品类的毛利会有所不同,我们现在的平均水平是28%。”戴山辉表示。

  有管理层离职员工透露,食享会在江浙、北京、南昌等部分区域已经实现盈利,商品毛利在25%左右,团长佣金10%,平台的毛利空间为15%。

  在发展早期,食享会从生鲜品类切入家庭消费场景。线上,通过宝妈团长收集用户购物需求,商品以团购的形式,从工厂运输到各地城市仓运输至团长,线下再由宝妈团长交付给用户。利用“极致单品+预售模式”,食享会每天上线个SKU品类,希望通过达到爆品引流效果以及预售模式来降低采购成本。

  不过,随着体量扩大,食享会的少品类爆品逻辑已经无法适应社区团购发展。而在市场玩家不断蚕食之下,食享会也不得不向全品类进行扩张,从而带来了各项运营成本的增加。在疫情之后,食享会数据开始下滑,在巨头相继入局的湖北市场,没了资本弹药的食享会活得很艰难。

  今年3月,因存在低价倾销、以划线价误导消费等不正当价格竞争行为,市场监管总局对包括食享会在内的5家社区团购企业进行行政处罚,其中对食享会处以50万元罚款。

  在被罚之前,食享会相关负责人曾在江苏地区群中表示,该地区的业务将被并入阿里投资的十荟团,其江西、浙江、吉林等区域的业务也在陆续准备退出。对于城市关站一事,戴山辉回应称:“只是个别亏损城市关站,其他所有城市在正常运营。”

  今年5月,食享会退出南昌市场,团点全面转移到当地一家社区团购平台味罗社区,后者曾是食享会投资过的企业。

  戴山辉曾预言,社区团购行业竞争将经历三个阶段:第一阶段海选赛,集体参与;第二阶段十强赛,大浪淘沙;第三阶段决赛之争,剩者为王,相对集中。

  这些处于寒冬中的社区团购玩家,除了没有资本弹药之外,更多的是面临“新三团”的挤压。

  同程生活CEO何鹏宇曾在内部信提到了同程生活面临的困难:“从2020年9月份开始,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,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”。

  实际上,2020年下半年也正是美团优选、橙心优选、多多买菜等巨头相继入局社区团购的时间,通过携资入场以及激进的价格补贴策略,他们分食了市场份额,抢夺了大量用户和订单。

  巨头入场之后,不少中小玩家被“劝退”。谊品到家、考拉买菜相继退出南京市场,宝能生鲜也在年初销声匿迹

  食享会相关负责人曾在微信群中表示:“在更加强大的资金,资本的加持之下,我们一起平移往后一起发展的小伙伴肯定也是会越来越好。现在的社区团购是资本的游戏,有钱有后盾是最关键的”。可惜的是,食享会猜中了结尾,却没法进行所谓的“一起平移”“往后一起发展”。

  而从“老三团”发展来看,同程生活已经破产退出历史舞台。大浪淘沙之后,只有兴盛优选和十荟团挺到了当下。而资本狂热之下,十荟团曾蒙眼狂奔,因用激进的价格补贴策略打压对手,抢占市场且屡教不改,被监管部门多次处罚。

  监管在持续收紧,资本也在退潮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今年1-5月社区团购领域仅有8起融资。而就目前市场玩家来看,有数据显示,美团、拼多多日单量超2500万单,处在第一梯队;橙心优选、兴盛优选、十荟团均在1000万单左右;阿里的盒马集市日单量在300万单左右,京喜拼拼在200万单左右。阿里、京东仍在积极布局探索,不过,新黑马基本很难诞生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资本退潮、巨头内卷、监管趋严这三大趋势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长期存在。

  如果低价补贴不能持续,监管进一步加剧,融资又不到位,在这样的情形下,如何留住消费者和团长是今后摆在社区团购平台面前的难题。

  在一定程度上,社区团购由于实行“预售+集采+自提”的模式,能缩减流通环节,提升流通效率,进一步打通消费者需求与供应商之间的匹配环节,减少传统农销的加价环节。同时,又解决了传统电商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配送问题,让消费者能享受更低价格的同时,也能节省时间成本。

  但如果通过不正当价格行为,严重破坏正常市场价格秩序,损害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,给线下社区经济造成冲击,损害了守法合规经营的中小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的利益,这就违背了社区团购真正服务百姓、服务供应商的理念,长远上也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。

  实际上,这样的场景这几年依次在互联网行业中不断上演,从千团大战,到打车大战,再到外卖大战,不胜枚举。但很多烧钱的最后只剩一地鸡毛,沦为资本方的游戏,更是造成了大量资源的浪费。

  不过,随着监管不断严格,可以预见的是,这种烧钱补贴模式所能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少,巨头们也会越来越谨慎。

  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曾表示,社区团购市场无序竞争之下,大家不会思考深耕物流体系,而是选择照搬、照抄,然后通过资本来砸向市场。但是靠补贴生存不可持续,也不会形成竞争优势。

  可以明确的是,随着监管进一步加深,竞争方向进一步聚焦,将会加速社区团购重心从引流逐步转向物流基础设施、供应链建设等核心构建。社区团购玩家应多考虑如何为消费者创造价值,通过供应链、物流效率的提升来实现行业共同进步。

关闭窗口